顶点小说 > 历史穿越 > 枭将 > 第三百一十九章:暗流(四十五)

七千字大章!真正的大章!求收藏!求推荐!

第三百一十九章:暗流四十五

骁骑营和腾豹营的军营之内,贺腾骁集结了所有能够走动的骁骑营和腾豹营士卒。

贺腾骁之所以将他们集结起来的原因很简单,是为了出城将遗留在战场上袍泽们的遗体寻找回来。给他们一个归宿,不至于被弃尸荒野。

这是现在贺腾骁除了给他们的家属发抚恤金之外唯一能够做的事情了:尽量给他们一个全尸,让他们死得其所。

“要是刚才的事情没有发生,我绝不会拦着你。”张雨阳拦住了贺腾骁,现在贺腾骁正处在风口浪尖上,在这个时候出城显然不合时宜。很可能让京师城内的人起疑心,更重要的是难免会有人在背后落井下石,陷骁骑营和腾豹营于不利的之地。

贺腾骁没有多说话,张雨阳说的也没有错,恰恰相反,张雨阳说的很对。

老老实实地待在军营里那里也不去,这是贺腾骁现在最明智的选择。但是贺腾骁不会那么做。

贺腾骁没有反驳张雨阳,贺腾骁朝常青和周石使了个颜色,常青和周石意会。乘着张雨阳没有防备将张雨阳击昏。

击昏张雨阳之后,贺腾骁让人弄来了一条绳子,将张雨阳捆绑的严严实实的像是一个粽子一般。

做完这些后,贺腾骁对骁骑营的随军首席军医唐靖交代道:“唐军医,照顾好张将军,张将军醒来直呼转告张将军,我去去就回。”

贺腾骁对医官的称呼进行了改革,在骁骑营和腾豹营内没有医官之称谓。原本的医官称谓被废除,该称谓军医。

贺腾骁说的轻描淡写,好像不是去打仗而是去京师城郊外郊游一般轻松。

又是一个黄昏,暮色渐渐在天地之间弥散开来。

完颜圣聪,曾经曼舒族的大可汗,现在辽帝国的君王,此时正处在他人生之间最为巅峰的时期。恐怕在日后,完颜圣聪就难以再带领曼舒族做出这么大的事情了。

望着血色的残阳,完颜圣聪联想到了汉人的一个词:残阳如血。

这残阳看着还真像是被血染红了一样娇艳如血。汉人的这个词语来形容现在的残阳很合适,也很合现在的意境。

看到血色的残阳,完颜圣聪突然觉得残阳很美,有一种凄凉而又悲怆的美感。这种美感看多人不会使人愉悦,只会使人更加的多愁善感,内心深处感到更多的悲伤。

残阳渐渐的下坠,开始慢慢沉入了地平线之下,这道美景在经过短暂瞬间之后转瞬即逝。望着残阳之下,京师城雄浑的轮廓,完颜圣聪忍不住吟诵了两句诗。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是啊,夕阳很美,很好看,只是可惜的是,已经马上到了黄昏,夕阳即将沉入地平线之下,再也看不到今天的夕阳了。想到夕阳,完颜圣聪不禁又联想到了他自己。

他自己有很惨不是这一轮的残阳,完颜圣聪在年轻的时候继承父业,没有什么多大的作为。只有到了往年,人生即将走到终点的时候,完颜圣聪才开始大放异彩,建立了一个又一个曼舒族先辈梦寐以求却没有办法建立的功业。

甚至如据辽东称帝,和南面号称世界上最大的帝国的大赵帝国相抗衡,并且在两国的抗衡之中处于优势地位。完颜圣聪望着大赵帝国的国都:京师城在夕阳之下雄浑壮阔的轮廓。在没有见到这座宏伟的城池之前,完颜圣聪甚至不敢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大的城池,知道他见识了京师城之后。

辽军包围京师城之后,包括完颜圣聪在内所有辽军都瞻仰着这座宏大的城池,惊异于他的宏大。辽阳城在他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眼里已经够大了,辽阳城是辽帝国的都城,这也让这些游牧名族出身,一度逐水而居的曼舒族感到骄傲。

曼舒族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宏大城池!曼舒族人在战局辽阳城之后,不禁都挺直了自己的腰杆子。

但是辽阳城再大和眼前的京师城相比都黯然失色,什么也不是。

完颜圣聪想到了那天辽军炮轰京师城的情景:

那天在京师城外,辽军炮手对火炮进行了校准,调整好了火炮的仰角。自从辽军在火器方面吃了亏之后,辽国高层开始重视起了对火器使用。辽军组建训练了自己的火炮手。辽军的炮兵已经不仅仅是汉人,也有曼舒族的辽军充当火炮手。

当时辽军动用了所有能够动用炮兵,但是就算如此京师城这座坚固的城池依旧在辽军所有炮火的炮击之下屹立不倒。

当时难以置信的完颜圣聪甚至为此气急的呕血昏厥了过去。

伤好之后在辽军包围京师城的这些枯燥日子里,完颜圣聪除了处理日常的军务之外,最经常的事情就是骑马绕着京师城跑,一边跑一边瞻仰着这座暂时还不属于他,不属于他大辽帝国的城池。

现在完颜圣聪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将眼前的这座宏伟城池变成大辽帝国的都城!只可惜这个美好的愿望在短时间内无法实现。这道城墙暂时还是无法逾越的高峰。

完颜圣聪不得不暂时选择放弃这座城池,放弃是为了以后能够更好地得到。完颜圣聪时常以这句话安慰自己,宽慰自己,但越是如此,完颜圣聪的心里就越感到不是滋味,不甘心。

明明就摆在眼前的东西却无法摘走。

“皇上缘何会产生这种悲戚的情绪。”陈彦凯停了完颜圣聪吟诵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之后问道。

完颜圣聪很少产生这种消极的情绪,至少陈彦凯还是第一次亲眼看见完颜圣聪产生这种悲戚的消极情绪。

陈彦凯记得完颜圣聪在以前还嘲笑汉人文人不仅很酸,还喜欢无病呻吟。没想到当初嘲笑汉族文人酸,无病呻吟的完颜圣聪这时候也和汉族文人一样,无病呻吟了起来。

“先生。”完颜圣聪叫了陈彦凯一声先生,他们在私下相处,没有外人的时候,完颜圣聪还是喜欢以先生称呼陈彦凯,当然,陈彦凯也很喜欢完颜圣聪称呼他先生。

被称作先生,陈彦凯有一种被肯定和尊重的感觉。

“当年李商隐登上乐游原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呢?”完颜圣聪喃喃道,中国古代的诗词极为讲究意境,只有在特定的意境之中,你才能够更加深刻地感受到是什么样的情感触发了诗人创作这首诗。

也只有在这种特定的意境之下,才能够产生情感上的共鸣。

“这个”陈彦凯笑了笑,说道,“这个只能由皇上自己意会。”

完颜圣聪仰天哈哈大笑,笑的很豪迈,这才是真实的完颜圣聪。

“先生知道朕为何会在这个时候触景生情,无病呻吟吗?”完颜圣聪问陈彦凯道。

陈彦凯笑了笑,说道:“奴才洗耳恭听。”

完颜圣聪将目光从京师城的轮廓上收了回来,说道:“朕自感时日无多。”

陈彦凯一听完颜圣聪说出这句话,陈彦凯吓的不轻,急忙纳头跪在地上道:“皇上身体安康,皇上能够万万年。皇上何处此言。”

完颜圣聪不禁哑然失笑道:“先生啊,你好糊涂,人生在世者,能活过百年者尚且寥寥无几,又何况万年乎?要真是活过了万年,那朕岂不是成了妖怪了?”

“奴才不敢!”陈彦凯诚惶诚恐道,虽说诚完颜圣聪信任陈彦凯,但是陈彦凯身为汉臣,在异国异族想要站稳脚跟,其中的难处很辛酸也不是寻常人能够体味到的。

虽然陈彦凯在辽国表面看上去很风光,辽国第一汉臣说白了就是辽国第一大汉奸,辽国宰辅,辽国高层中唯一的一个汉人。辽国皇帝完颜圣聪最信任的汉人。辽国皇帝完颜圣聪最为倚重的股肱之臣。

是啊,这些名头在外人看起来是何等的风光。但是又有几个人知道他陈彦凯辉煌的身影背后的那道辛酸落寞呢?

自从投奔曼舒族之后。陈彦凯几乎每天都在战战赫赫之中度过,没有一个晚上能够睡的安稳,没有一顿饭能够吃的踏实。

汉人想杀陈彦凯很多,原因无他,陈彦凯叛国,助纣为虐,帮助蛮族人屠杀汉人,陈彦凯白白净净的双手上沾满了汉人的鲜血。陈彦凯是依靠屠戮同胞博取蛮族人的欢心而上位的。在汉人看来身为汉人的陈彦凯要比曼舒人更为可恶。

因为陈彦凯是汉人,汉人投奔蛮族就是叛国。更何况投奔蛮族之后还帮着蛮族对付汉人。甚至帮助蛮族缔造出了一个能与汉族相抗衡的蛮族帝国。

陈彦凯所做的这一切在他的同胞,汉人眼里都是不可原谅的,不可饶恕的罪过。陈彦凯投奔辽国之后遭受的刺杀多达六十多次。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陈彦凯投奔辽国之后的日子都是在躲避刺杀之中度过的。

陈彦凯遇刺的次数甚至比完颜圣聪还要高山好几倍。最初大赵朝廷没有重视这个汉族落魄文人的存在也是觉得一个落魄至极的文人,是因为在大赵混不下去,没有什么才干,考不上科举才投奔异族,在异族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朝廷也没有对陈彦凯重视。

直到陈彦凯为曼舒族屡出奇策,一次又一次沉重的打击了赵军之后。大赵帝国的中枢才猛然醒悟,原来投奔曼舒族的那个落魄至极的文人,并不是没有才华,并不是废物。而是一个大才,一个从大赵流入曼舒族的大才。

但是在这个时候醒悟过来,大赵帝国的中枢显然是醒悟的太迟了。陈彦凯已经在曼舒族站稳了脚跟。完颜圣聪在得到陈彦凯之后有一种如获至宝,就像是刘备得到诸葛亮的感觉。

完颜圣聪甚至多次在公众场合毫不讳言地说,先生就是我的诸葛亮啊。有先生我曼舒族大业可成。可见完颜圣聪对陈彦凯的重视程度,更不用说完颜圣聪给陈彦凯的待遇了。

在这个时候,大赵帝国的中枢对陈彦凯的人头进行的悬赏,悬赏的赏格一经公布便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多人跃跃欲试,想要刺杀获取陈彦凯的头颅。刺杀陈彦凯不仅可以获得诛杀汉奸,为名除害的美名,还可以得到一笔丰厚的赏金。

如此名利双收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赏金节节攀升,刺杀陈彦凯的演变成为了一场潮流,越来越疯狂。很多名刺客都把刺杀陈彦凯作为最有挑战性的刺杀,甚至很多刺客不在乎钱财,只为能够成功刺杀陈彦凯。

因此在有一段时间,完颜圣聪不得不对陈彦凯采取特殊的保护措施。对陈彦凯的保护防止被刺客刺杀,甚至比保护完颜圣聪本人还要严格。

因此辽国高层中颇有微词,认为完颜圣聪这么做太过了,有过于重视陈彦凯的嫌疑,完全没有必要。

由于完颜圣聪的重视和防范措施的严密,陈彦凯躲过了这场赵人的疯狂刺杀狂潮,一个又一个的大赵名刺客倒在完颜圣聪为陈彦凯甚至的严密保护之下。

由于这么多长刺杀没有一场是以成功告终,到了最后,赵国人也渐渐放弃了刺杀陈彦凯。陈彦凯因此苟存一命,活到了今天。

不仅仅是赵国人想要刺杀陈彦凯,其余蛮族部族人也将陈彦凯视为一个很大的威胁。没有哪个蛮族部族曼舒族自己本族除外希望看到曼舒族慢慢做大。对自己本族的生存造成威胁。

因此其余部族也相反设法的想要陈彦凯的小命。但是陈彦凯很顽强地一直坚挺到了今天。

当然,最令陈彦凯感到胆战心惊的不是这些来自外部的刺杀,而是来自曼舒族本族高层曼舒族贵族的排斥。

这些曼舒族高层看不惯一个汉人能够在辽国过的这么好,混得风生水起。同时也很质疑一个赵人为曼舒人服务的忠心程度,很多,曼舒族的老贵族甚至在想,陈彦凯委身侍奉曼舒族,侍奉完颜圣聪是不是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不可告人的目的。

如果完颜圣聪是一个生性多疑的君王的话,不知道够陈彦凯死伤多少回了。庆幸的是完颜圣聪不是那种多疑的君王,而是陈彦凯心中理想的君主,胸襟开阔,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而且好学,崇尚中原文化。

这在当时可以说还是处于茹毛饮血的曼舒族来说,是十分难得的。

毫不夸张的说,完颜圣聪虽然是一个蛮族的君主,当时完颜圣聪表现的却比很多大赵的君主还要优秀。有时候陈彦凯不禁暗自发恨:为什么完颜圣聪是蛮夷之君而不是中原大赵王朝之君。

中原大赵要是能够出一位这样的君主那该多好啊。当然这也只是陈彦凯一厢情愿的相反,完颜圣聪终究还是蛮族曼舒族之君,不是大赵王朝之君。虽然完颜圣聪有着取大赵王朝而代之的野心。但是这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

需要经过很多代人的努力才能够做到的,不是说经过一代,两代的君主就能够完成这么大的伟业。

曼舒族的底子实在是太薄了,想要成就一番震撼天地,功耀千古的辉煌你霸业。曼舒族必须进行长期的国力积累。否则一切都是空谈,毫无意义。

完颜圣聪现在正是处于对国力的积累阶段,完颜圣聪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为后人铺路,为曼舒族日后的霸业打下坚实的基础。

但是完颜圣聪更想要的是,在他的手上,辽帝国能够入主中原,取代大赵王朝。这是完颜圣聪这一生最大的理想,实现了这个理想,就算是只有一秒钟,完颜圣聪死了也觉得没有什么遗憾了。

只是现实相当的残酷,陈彦凯告诉完颜圣聪,除非出现的绝佳的时机,这个绝佳的时机就是大赵帝国内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辽帝国有希望能够取代大赵王朝,完成入主中原的霸业。

因为辽帝国底子十分的薄弱,没有消化中原王朝的能力,大赵虽然孱弱,江河日下,但是在辽帝国面前,大赵依旧是一个庞然大物。年轻的辽帝国想要吞并这个老大的怪物是何等的不容易。只能慢慢的积蓄力量,等到力量足够吞并大赵帝国的那一天。

“起来吧。”完颜圣聪对陈彦凯说话很温和,“朕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动不动就下跪,说自己有罪,朕只是自己说话罢了,说出来的任何话,都与你无关,不要老是罪不罪的。”

完颜圣聪语气中包含着嗔怪。

陈彦凯在完颜圣聪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到了曼舒族之后,陈彦凯还是习惯于汉人的着装,对于曼舒族的着装很不习惯,当然陈彦凯嫌弃曼舒族的服装丑也是一个原因。

曼舒族的服装带有浓郁的游牧名族特色,陈彦凯总感觉他在船上曼舒族的服装之后有点变成了野人的味道。

因此陈彦凯还是坚持穿汉人的服饰。陈彦凯宽大的儒衫在冬日的晚风之中飘扬。

“有时候朕在想人生是何其的短暂。”完颜圣聪不相信长生不老之说,。但是完颜圣聪也同样地感慨人生之苦短,只有短短的几十年,几十年的时间转瞬即逝,有时候还没有回味过来自己这一生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自己便已经头发发白,时日无多。

完颜圣聪就是这样的人,那日在京师城下呕血之后,完颜圣聪就已经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在外人面前,完颜圣聪还是想平常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外人察觉不出来完颜圣聪的身体有什么异样,但是身体是自己的,外人不清楚,完颜圣聪自己却是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是什么样的状况。

自从当上大可汗的这些年,完颜圣聪日夜操劳,加之早年还是在军营之中度过,完颜圣聪的身体很大程度上地被透支。

完颜圣聪是不敢倒下,一直咬着牙在坚持,完颜圣聪很清楚,一旦他倒下,整个辽军也就跟着倒下,这是他完颜圣聪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他完颜圣聪可以倒下,但是大辽帝国,曼舒族绝不能倒下,这是吗,曼舒族经历了多少代人的努力和奋斗才有了今天的这个局面啊!曼舒族,大辽帝国绝对不能倒下。

“人生如白驹过隙,韶华白首,也不过是转瞬之间的事情,皇上没有必要为此感怀悲伤。”晚风之下的陈彦凯衣袂飘飘,犹如一个出山的隐士。此时陈彦凯再说出这么一句富有深意的话,陈彦凯简直不像是一国的首辅,而是像极了一个洒脱飘逸的隐士。

“朕再想上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假若只要再给朕二十年的时间,朕就能够率曼舒族入主中原,实现祖先几百多年来梦寐以求的霸业。”完颜圣聪越说情绪越来越激动,完颜圣聪一向很强壮的身体居然开始颤巍巍地抖动了起来,“只是上天为何何其的不公,这二十年都不给朕朕朕朕在有生之年只怕是见不到我曼舒族入主中原的这一天了啊噗。”

完颜圣聪又一次的呕血,陈彦凯注意到完颜圣聪这一次呕出来的血要比上一次黑了很多,几乎是呈暗红之色。

“皇上。”陈彦凯现在终于明白完颜圣聪为什么在今天会发出这样的感慨,完颜圣聪在为曼舒族操劳几十年之后,这个一代雄主终于疲惫了,身体已经透支到了极限。只怕完颜圣聪往后坐大辽帝国君王的日子不会长了。

在这一刻,陈彦凯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完颜圣聪不顾辽国高层的反对,这一次执意要在高龄之年亲自出征!完颜圣聪是怕错过了这一次出征的机会之后,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中原究竟是什么样子。关内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在这一刻,陈彦凯也明白了,为什么完颜圣聪在见到辽军的火炮无法对京师城深厚的城墙造成毁伤之后,。完颜圣聪为什么会呕血倒地。

完颜圣聪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毕生一来的理想没有在他的有生之年得意实现而感到遗憾和不甘心!这是一位怎样的君王啊!此生能够伺候这样的君王,陈彦凯感到很荣幸,感到此生无憾,就算是过了几十年心惊胆战,如履薄冰的日子,也都是值得的!

此生能侍奉君王如完颜圣聪,夫复何憾!

“皇上!”陈彦凯哽咽着扶着完颜圣聪,今天完颜圣聪是想单独出来静一静,侍卫都散布在周围,没有再身边,完颜圣聪的身边此时就陈彦凯一人。

陈彦凯要带完颜圣聪去看随军太医,完颜圣聪却是摆了摆手,制止住了了陈彦凯,完颜圣聪不想惊动其他的人。这种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呕出一口暗红色的血之后,陈彦凯似乎感觉好了很多。推开了陈彦凯,像往常一样走起路来,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陈彦凯明白完颜圣聪,完颜圣聪这是在硬撑。陈彦凯盘算是时候早点结束这场战事回到的辽东,完颜圣聪的身体情况已然不容乐观,要是完颜圣聪死在征战的路上,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陈彦凯想都不敢想。

“朕今天找你出来一是想最后看看京师城。”陈彦凯的目光再次转向不远处的京师城,暮色已经渐渐在天地之间弥散开了,现在看京师城只能看到京师城隐隐约约的轮廓,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出其他的什么东西来。

但是就算只是这一点轮廓,完颜圣聪也看的相当满足。这是完颜圣聪这一生当中第一次看到京师城,恐怕也是完颜圣聪这一生之中最后一次看到京师城。

“还有就是,朕想和你单独说一些话。”完颜圣聪说道。

陈彦凯不傻,既然完颜圣聪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陈彦凯已经知道完颜圣聪要说的是什么了。没有必要再直截了当的说出来。

“奴才还是那句话,奴才洗耳恭听。”陈彦凯的眼眶很模糊,完颜圣聪这种事情都和他单独讲,可见完颜圣聪对他陈彦凯的信任之深,倚重之深。

完颜圣聪是将陈彦凯当做托孤之臣看待啊。自古以来君王托孤于重臣的例子不少,但是托孤给一个异国,尤其还是帝国出身的臣子的例子确实很少见。

陈彦凯有些感激涕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感觉。

“你觉得这么多皇子,亲王之中谁可以从朕手中接手过我大辽帝国,亦或是说,大辽帝国到了谁的手里之后会走的更好,走的更远?”完颜圣聪直截了当的问陈彦凯道。

陈彦凯知道完颜圣聪的心中其实已经有了人选,只是完颜圣聪希望这个人选从陈彦凯口中说出来而已。

陈彦凯朝完颜圣聪一躬身,说道:“皇上觉得谁最合适,就谁最合适。”

完颜圣聪没好气地瞪了陈彦凯一眼,这个陈彦凯,说的不是屁话。,这句话有说和没说一样。

未完待续。